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证券

代表天武圣主第十九章一只冻死的兔子

2020-09-17

天武圣主 第十九章 一只冻死的兔子

莽荒夜与众不同,因为蛮荒夜不会静,似吼叫,似咆哮,不时传荡的野兽之声让这夜很凶险,恐怖。

就好似在墨水中滴下一滴血,虽红被黑荡漾开,但是那墨却不再是墨,虽黑但是沾了血腥,沾了杀意!

莽荒的夜就是沾染了血的墨,漆黑如墨的夜之下荡漾着无穷的杀机,凶险,野的气息!

进入黑夜后的莽荒就算霍铁,白玉堂都显得很沉默,时刻释放者神识注意四周的风吹草动,一粒沙,一棵草的轻微都逃不过他们双眸。

不过他们的速度很快,因为霍铁早已安排了那三百士兵在前方探路,虽然小心不过影响不了速度。

一炷香后白玉堂示意众人停下休息片刻,他注意到苏启跟的有些勉强,虽然表现的很平静但是在他神识之下已明白半柱香的急速奔走已让苏启体力达到极限。

白玉堂不知道苏启身后背的是什么,有何等强大的手段,但是它必须要让小师弟保持最好的状态,莽荒之地自然不能开玩笑。

李玥不满的哼了一声自然在说区区一个后天凝血境界拖后腿的坏话。

苏启并未理会,神色很是严肃,他不是第一次进入蛮荒,相对于眼前几人来说他在莽荒中的经验更多,好比一个资深的猎人。

打量着四周苏启收拢心神,闭上双眸,宁静的如同一颗随风而动的野花。

洛禅依本想说句什么却被苏启举手示意打断。

苏启小小的一个动作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清湖,荡漾起了众人的警惕。

李玥小声嘀咕道“不知所谓。”有书院的白玉堂先生,骁勇将军,一个区区凝血境界小子装什么高深莫测!

李玥自然是看苏启各个方面都不爽,甚至说有些厌恶,因为今日受到的屈辱皆是来至天行,自然连带着恨上苏启。

霍铁很冷静,虽然不知道天行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会与之上路,为何会是书院的小师弟,但是他觉得苏启很不凡。

不是因为书院或者天行的关系,因为他很冷静,冷静的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冷静的不像一个后天凝血境界进入蛮荒后该有的表现。

他们已经前行了几十里,这里的天更黑,这里的夜风更冷,这里若是出现妖兽也是更强,为何他还是如此平静?

苏启的起身打破了他的思考,苏启行走的很慢,闭着眼睛,鼻骨微微起伏着,似乎在闻什么味道。

竹玛一直站在苏启身边从未离开,苏启走他自然走,虽然神色中有些疑惑,不过这是无条件的相信。

竹玛的双手捏成拳,不动明王山河裂的起手式,此手式开山裂河!

苏启的行走方向是往回走,往回的路上有一个将军,手持银枪破山河,他是大唐第一女将霍若兰,若兰芳香,一枪封喉!

战场上她有若兰花的美名,因为她名若兰

,美也若兰,所谓若兰,清幽若心,出手都如同若兰一样美,银枪封喉!

这柄银枪没有拦住苏启的去路,而是一枪朝苏启所去之路刺出,如同花一般的银枪沾染夜晚的一滴潮湿泛起若兰无数。

若兰花动人,银枪笔直,直的如若花茎。

枪头刺入挡住苏启前路的四米巨石,此石乃霖黄矿石,坚硬堪比钢铁,在银枪若兰之下如若豆腐,枪身入石身,随即石块飞碎。

霍若兰没有给石块飞溅的机会,双手握抢,再次往前一刺。

<报道援引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首席技术长Dmitri Alperovitch的话说p>双手一握,枪身更笔直,如同霍若兰人一样,笔直的一枪,开门见山!

开门见山,枪法入门的基础,笔直的一刺,笔直的一破,霍若兰把此抢刺出了破门破山的威势!飞溅而开的碎石根本没有溅开的机会便化作飞灰。

苏启闭着双眸,竹玛站在他的身前所以霍若兰便朝前走去,为苏启所走之路开路!

一人,一枪,山石破!

苏启的速度不快,不慢,似乎是为了与霍若兰刺出的枪开出的路配合。

五百米,银枪笔直如同银龙,开了五百米的路,没有一丝声响,挡路之物皆化为飞絮,这力量恐怖的让这黑夜都颤抖。

眼前是一颗普通的铁松木,很不寻常,因为铁松木下有一只兔子,浑身白毛凝起了冰晶。

不寻常是因为这只兔子是被冻死,在这湿热之地冻死自然不寻常。

苏启微微皱眉,脚下一踢,一粒小石子随着与靴子接触飞出撞击在冻死的兔子身上。

轰!

巨大轰鸣骤然响起,如同上百战鼓集体一锤,气势恐怖,很是阴冷!

不动明王山河裂起手式早已等待多时所以佛光涌动,两拳轰出,拳如山,山便是明王,明王如山稳如雄山,拳如雄山裂山河!

与拳接触的是一阵风,一阵卷席着兔子血肉带着腥味冰寒的风!

拳如山河,理应不动如山,但是这风拂过,竹玛双拳化作冰晶!

竹玛神色严肃,拳式一变,狠狠朝下挥去。

佛光化作火,不动明王行走在烈火之中,一拳而出,八方火凶!

佛火烧身,相传不动明王未成佛前为救陷入火海之人不顾凡躯冲入火海,烈火燃烧之中便是佛火烧身,于此同时不动明王拳便在烈火中出了第二式“佛火烧身”

竹玛浑身佛光化作万千佛火,自然这寒风碎裂,冰寒消散。

这道佛火照亮了这片天,无数黑影出现在远处林中,它们走的更远,远离了这片光亮,远离了那恐怖的佛火烧身。

黑影是蛮荒外围的妖兽,它们惧怕这佛火,只得远远逃离。

竹玛非常恐怖,因为他只让佛火燃烧了眼前的寒风,甚至身前的铁松木都没有任何损坏。

这是对力量控制的极好的表现,同时也是竹玛心善的心性,因为他不想让眼前这颗生长百年的铁松木就此烟消云散。

这便是竹玛的佛意,纯洁的善心。

虽然霍若兰不屑竹玛的善意,因为战场最不能有的就是善意。

她很佩服竹玛的力量不过却也显得平静,虽然她从未见过竹玛出手但是从来不会怀疑竹玛的实力,因为他是书院的已决定暂缓2011年制定的未来五年投资800亿美元的计划老五,大唐百姓中的竹玛先生。



德州白癜风较好医院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取名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