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br前一阵东莞扫黄搭配

2020-06-02


前一阵东莞扫黄,网上一片惋惜声。很多人说,东莞其实是个开放包容的城市。这话很难让人苟同,有大量不能落实户口的居民,就远远谈不上开放包容。当然,这不是东莞自身的原因,甚至也不是它的直接婆婆广东省的原因,而是祖婆婆我们的家长国家的原因。家长把子女看得太紧了,生怕逾越了规矩。好多年来,连子女在哪里吃饭拉屎,都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在拥有超大量外来工的城市里,最急迫的平等,就是户籍一致。要么全部纳入城市户口,要么全部取消户口。二者目前都不能做到,所以外来工只好各自为战,使尽全身解数,一二十年如一日,为这张薄纸片而奋斗。
张三在广州工作生活了十多年,成了一家工厂的中层管理人员。买房置产娶妻生子都很顺利,唯独一个户口始终不上手,孩子户口只能上在老家。眼见孩子上学没两年了,心里那个急得冒烟,嘴上还是说些要面子的漂亮话,在哪里读书不是一个读呀,我家乡武汉的教育质量比广州高多了,说不定孩子以后不费好大的力,就能考上北大清华。
实际上,为户口的事他几乎跑断腿,前几年去问,没有房产不会考虑。后两年又问,工厂给他交的社保年限太短了。去年听说条件都达到了,心里一喜,火燎燎赶去再问,条件都够了还要排队。当时还没有买车,去来都是乘坐886路公交。车上很拥挤,鱼龙混杂,回去时手机被偷了。四千多元的新款,用了三个月就飞走,实在有点郁闷。很阳光的心情,一忽儿布满了雾霾。回到厂里,忍不住把丢失手机的事对李四说了。
李四和他一样,也是大专毕业,前两年就有了广州户口。各人的本领不同,张三只有羡慕从不嫉妒,多次想打探一下经验,苦于太要脸面了问不出口。谁知李四听说他掉了手机,脸上泛起了真诚的笑意,一连两声道贺:恭喜你,恭喜你!
你什么意思?我失了财你就高兴,还是朋友吗?我对不起你吗?上次你偷偷地吃回扣,老总问罪,不是我给你打掩护,你能干净脱身?张三不满意李四幸灾乐祸的态度。
李四也不含糊,马上板脸说,你到杏花村打野食,还不是我到你家嫂子面前顶了过。
你,还有……
两人还要继续揭老底,办公室进来了王五,李四转眼大笑起来。他把张三的肩膀一拍,你真是驴子脑袋转不过弯来。告诉你,你丢了手机是好事。你没有听说过,没有丢过手机不算到过广州;没有丢过三部以上的手机,不是广州人。我的户口迁来前,就丢了五部手机。你谨小慎微,什么东西也没有丢过,所以,你永远是外来打工人员,我是主人。别以为你跑户口的事我们不知道,你装得满不在乎,实际上急得跳脚。
李四一脸的得意,王五也是满腹的感慨,他附和李四的话说,入乡随俗,广东人就相信这些名堂。我堂姐住进了四楼四号房,没几天就害了一场无名病,吃得喝得睡不得,医院也不能确诊,搬出四楼四号房,马上就不治而愈了。以前在汉口倒听说过,没有丢过自行车,不是武汉人。各个城市都有类似的说法。
张三点头赞同,他本来有点迷信,这席话让他愁眉不展。他说,我来了十五年,才丢了一部手机,等丢完三个手机,不还要三十年?那我都有五六十岁了,还要户口有球用?
你就想办法啰。往厕所丢,往珠江丢,往垃圾桶丢……王五笑嘻嘻说道。
李四一脸严肃,这跟求神拜佛一样,心不诚则不灵;小偷偷了才算。
这就难倒了张三。总不能到大街上去喊,各位妙手空空先生 们,请来偷我的手机,求求你们了。这样一来,路人甲乙丙丁不把自己当成疯子才怪。还是李四精明,出了一个金点子,每天上下班高峰期搭公交车,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
张三苦恼地说,我就住在厂大门外,搭车跑一趟海珠广场,又转回来,不成了疯子?
不一定非要搭这么远,再说,谁知道你搭车只是为了招扒手?为了户口,为了孩子,豁出去了?王五在一旁鼓劲。
回家跟老婆一说,老婆也是犹豫不决,再三问道:李四真的是被偷了三部以上的手机才上上户口?
这还有假?王五也做了旁证。王五自己也是丢了四部才上上户口。
老婆说:这事儿玄乎,我不敢冒险。孩子马上就要上学了,到处等钱用。你相信,我不拦你,但只能买一百元以内的旧手机,超了我不报销。
还真灵。不是说还不见影的户口,而是指刚买的旧手机,不到三天,就不见影了。那天他急匆匆地跑进厂里,想到要给总装车间打个电话,掏进浅浅的夹克衣袋,空空如也。正待骂娘,突然呵呵一笑,总算是又完成了一半的艰巨任务,看来转户口的曙光就在前面不远的转弯处。转弯处是个厕所,他心情舒畅的放空了腹内的积水。
晚上回家,老婆一脸喜气,出门迎接,见只有他一个人,愕然问:爸呢?
哪个爸?张三大惑不解。老婆递过了自己的手机,张三一看,乐了,上面是一条短信:爸三点钟到广州,我去接站。你烧点好菜,买瓶好酒,等我爷俩回来喝。
他对老婆解释,这是小偷发的。手机丢了。
老婆怪怪的看着他,半天才说,这个月的生活费你要多给两百。
张三说,手机丢了,应该庆贺。这些酒菜我们自己享受。我来给小偷打个电话,但愿他没有关机。号码拨过去,果真通了,那边仿佛正在等这个电从整体看话。张三没来得及开口,里面就有个年轻人开始抱怨:大哥,你还让不让我活了?拜托,下次你搭车,带一个稍好一点的东东。这破货,我送人都没有哪个要,最后只换了一包瓜子。今天嫂子的饭菜一定非常丰盛,你要感激我啰。
对方笑了,张三的笑声更大。他抢在对方掐键前,兴奋地说,真的谢你了,你偷得太好了,我今天能睡个好觉。
对方也很兴奋,说道,没想到,我也做了一次好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哥早就想换手机了。这么说来,那包瓜子算是大哥请客啰。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不要客气啦。 第二天跟李四王五一讲,两个好朋友乐不可支。笑过了,王五一本正经地说,你还要再接再厉,争取近期把第三部手机让人偷去。听说广州的入户新政快要公布了,如果在公布前再取一个好兆头,上户口就有希望了。
张三不以为然地说,政策只会越来越宽松,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壕沟总是越填越平。
你傻呀?有壕沟时,还只有腿长的人可能跳过去,没有壕沟了,谁都可以走过去。一个住房一个学历两个刚性条件,就是你的一双长腿。政策放宽了,几百万外来工都具有了抢食的资格,狼多肉少,你说,你这瘦板板的身子骨还抢得赢吗?王五大有其先祖王佐之才,把张三的心情一下子搞沉重了。
李四拍了拍张三的肩膀,安慰道,事情不像王五说的那么悲观,你有专科文凭,买了商品房,厂里又为你补交了前些年的社保,条件明显的比大多数人都优越,上户口大有希望,事在人为,不可半途而废。不过说转来,广州城类似你这条件的人才车载斗量,若要排队,没个十年八载很难轮到。走关系吧,别说认不到人,就是有七弯八拐的亲戚也做不了用。习李新政把当官的搞得如履薄冰,没谁敢在风口上作案。所以,你的手机还是要被偷,取一个好彩头。
张三闷闷不乐地又买了第三部手机,还是不值钱的旧货。每天清早五点钟就起床搭车,开始漫漫的无效征程。这次倒好,一连三个月,小偷都不来光顾。他苦恼地告诉两个好友,王五说,你在车上正襟危坐,两个眼珠却骨溜溜地转来转去,小偷把你当成了反扒便衣,躲都躲不迭。你要目不斜视望着车外,才能方便人家下手。
我看不一定,李四反驳道,扒手的眼睛贼亮,早看穿了你的衣袋,是一部破手机,不愿意帮忙出力。
王五讥讽道,你把小偷说得太神了。
张三想起了前次小偷的抱怨,不由得感到李四的话很有道理。他拦住两个正要争吵的朋友,说道:可以试试。我前天看了一款新手机,价格上万。几个功能坏了,现在没有配件修理,摆在旧手机橱柜里,只卖一千元,我再砍价把它买来。
说做就做,雷厉风行。第二天上车,他故意掏出样式新颖的手机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在眼角的余光中,他欣喜地发现了几道羡慕的目光,可惜是几个职场白领。他断了电话,随手插在夹克的斜衣袋里,手机锃亮的外壳,有一小半留在外面。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约不到半个月,这部手机就不翼而飞了。他下车就找了一部公用电话给老婆报喜,你今天帮我请个假,我再去市里问问户口的事。下班记得多做几个菜,买一瓶好酒。
问了。没有变化,只是心里又稍稍地添了一点堵。工作人员把新政和以前的办法形象地打了一个比方。他拿了一张纸,塞在办公桌上厚厚的文牍中间。笑着告诉张三,你现在排在两万多号。接着又抽出那张纸,塞进墙角一人多高的废报纸中间,还是笑着告诉张三,新政实施后,你就排在二十多万号了。没有更靠后,是因为好多够条件的没有交申请。
每年只有两三千的指标,二十多万,不要等一百年?失魂落魄回家,又遇到了一场暴风雨。老婆拿出了一个快递袋,火冒三丈地说,你还过不过日子了?从外地买回来这么贵的手机,是自己用的,还是准备送给小偷的?我上网查了,价格一万出头。这是我们这种人家用的吗?金镶玉,大官大款的玩物。说吧,怎么哑了?
张三目瞪口呆,半响才说,这是坏手机,除了打电话,其它功能都没有了,两百多块钱淘回来的。买了有半个多月了,你没有注意。我明明今天早上丢了的,怎么又到了你手里?奇怪奇怪。
老婆听说只有两三百元钱,气早消了,语气还是不怎么和善,这有什么奇怪?人家学雷锋,拾金不昧。先给我打了电话,问清了地址,就直接寄到厂里去了新疆航空公司还推出送票上门服务。
坏了坏了。我就说今天怎么办事不顺,原来是这东西失而复得。
老婆得理不饶人,告诉你,今天的酒菜钱归你出。上次原谅你了,说老爸来了,让我空欢喜一场。
张三愁眉不展地诉苦,我用什么出?没有一分钱的私房。再说,上次也是小偷说的。对了,上次小偷接了电话,这次也会接吧?
接什么接,他是用你的手机拔打我的电话。
小偷肯定是与张三最有灵犀的朋友,张三正在念他,他的电话就打来了。看来他是一个既有才华又有表现欲的人,电话一通,他就喋喋不休讲开了:大哥,你太不够意思啦。好几个月,你在车上揣着一部破手机忽悠我,我真想提醒你,这种手机拿着特丢人,把我们武汉人的底子都掉光了。但我又一想,你肯定不会认我这个老乡,还是不要自讨没趣。前几天,你才又换了一个手机,好家伙,新款高价的,逗得我痒痒的,我心焦火燎,却迟迟不敢下手。谁知你故意露出半截机壳,是不是想引鱼上钩?今天趁你下车时顾首不顾尾,我才侥幸得手。
你别打断我,听我说,我这部手机上的话费不多了。
我是手机专业户,经我手的手机,你这部是整整五千。我们这行现在分工明确,我的师兄是汽车专业户,另外一个师兄是首饰专业户。只有专业,才能精通么。以后分工还要详细,比如我师兄带的徒弟,就分成进口车和国产车两个类别了,我很担心,我今后怎么跟我的徒弟划分专业,手机的种类太多了,又不大容易区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我师傅给我们立下一个规矩,凡是满千之数,必须要退还失主,你说是婊子立牌坊也好,魔鬼发善心也好,反正我们几兄弟都没有违反过。刚才我说了,你这部是我从业来的五千整数。你说,我怎么这样倒霉,好不容易拿到了一个高档货,还要完璧归赵。
大哥,我这人还是不错的。当我突然想起了这是非分之财,我只犹豫了三分钟,就战胜了心里那个什么贪欲,马上给嫂子打了电话。这笔业务,我没有赚到一分钱,你就不要怪我寄快递让你到付。十二块钱,够我吃份快餐。
张三听得哭笑不得,抓住对方喘气的机会,见缝插针地质问,你们怎么有这个怪规矩?我并没有要求你退回来,你退回来干嘛?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害死我了。唉,我的户口。
大哥,你不急。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们一起想办法。手机电波的那边,还是蛮有同情心的,语言里带着真诚的关怀。
张三差不多悲愤地呼天号地了,你能给我偷来户口吗?我求求你,明天再偷一次好吗,哪怕你转身丢到厕所里也行。这个手机也是假货,你不用背上思想负担,是我求你的。
丢下两个字:疯了。小偷落荒而逃。

共 458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求求你来偷我的手机》一个荒诞的故事——张三通过正常的途径的争取仍然得不到一个户口,于是开始进入“旁门左道”的路子,据说连续三个手机被偷他的愿望就能实现。第一次是无意中手机被偷,第二、三次却是故意露出破绽让手机被偷。在手机被小偷偷走后,他和小偷进行了通话,了解到了“盗亦有道”的规矩。一番折腾后,他的户口依然得不到解决,却把小偷给捉弄的落荒而逃。该小说以如何获得城市户口的规定和小偷的规矩进行对比,其讽刺含义不言而喻。该小说以事件发生的顺序为线索展开故事情节,把张三的喜怒哀乐展现在读者面前。小说构思巧妙,脉络成熟,讽刺社并且亦未能证明其存在合理的收入来源可以出借。在谢某未能举证其获得上述款项存在其他正当理由前提下会个像,幽默中蕴含深刻,让读者产生对如张三一样窘迫生活情形下的群体的同情。推荐欣赏。问好作者!【山水神韵编辑:青苔与岩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1001000 】
1 楼 文友: 2016-09-27 11:29:54 拜读。 丢下两个字:疯了。小偷落荒而逃。 引人深思的同时,为一种病态的现实揪心。问好白说废话秋安!敬茶! 坐在一个炉灶的角落,烧出苦辣酸甜的味道!
2 楼 文友: 2016-10-01 07: 5:59 这篇小说,作者以巧妙的构思,奇特的情节,诙谐的口吻,叙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乞求小偷前来多次偷 我 的手机,以达到 我 能安置下城里户口的目的。小说正是通过这样一个近乎谎言不经的故事,一针见血地揭露出了城里农民工生存现状的困惑,落户难 成为他们亟待解决的一块心病,活话出了他们内心深处对生活的一种窘迫和无奈。小说主题直击现实,对城里行政相关部门,该如何尽快解决好他们的落户难问题,也很好地提出了一种反思;对当下农民工在城里生存难、落户难的困境,也寄予了一种深深的关切和同情。拜读,不错的一篇小说。问好老师,期待新的精彩! 宠辱不惊,望天空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看世间花开花落。
 楼 文友: 2016-10-02 21: 5:56 不管旅途多累,老师的作品我要照常读下去。感人的佳作就是这样吸引人。读了好作品赞不绝口中就看到了同聚江山的远方作者,问好!遥握。重庆牛皮癣医院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奥利司他胶囊减肥效果
芜湖白癜风治疗费用
普通外科
青光眼
标签
友情链接